探讨:国产恐怖片为何难逃精神病的归宿?

由刘宁执导,王李丹妮、李威、宣璐、杨紫彤、戴向宇主演的惊悚、悬疑、国产恐怖电影《夜半梳头》6月13日在全国各大院线公映。当晚,我在张玑晴神康复中心精神障碍疾病专家侯静的陪同下在济南新世纪电影城的洪家楼店观看该片,片后我们共同讨论了国产恐怖电影制作人为何扎堆选择精神病患者来做为创作素材?

在电影《半夜梳头》中的,男主角对着空气说话,这一分钟是自己本人,下一分钟就变成另外一个人,起初只是自言自语,后来越来越严重发展到了行为举止上,最后自己处于半清半晕的状态无法控制自己的意识,更无法阻止自己杀人。

其实,该片中的男主角阿慕(李威 饰演)前期主要是以妄想、幻觉为主,所以他常常在紧张或者某些环境的刺激下出现片断幻觉,我们经常看到他与另一个男人对话,在精神障碍疾病患者的世界里那是正常的,因为出现幻觉后,他明明可以看到另外一个人,也明明能够听到另外一个人与他产生的对话,但在常人、在外人眼中他就是在自言自语,对着空气说话。如果没有早发现早治疗,或者发现后不重视治疗,那么病情就会逐步加重,直到发展到失控状态,出现伤人害已的过激行为。张玑晴神康复中心主任侯静在分析男主角的临床表现时这样说道。

据张玑晴神康复中心主任侯静介绍,精神障碍疾病包括抑郁、精神分裂、狂躁、自闭、恐惧症、强迫症和焦虑症等很多种。这些病患在发病时本身就很“恐怖”。

有报道称:恐怖片目前已经成为华语烂片的重灾区。究其原因,国产恐怖片在取材创作方面都千篇一律没有创新,都难逃“梦”和“精神病”这一宿命。像《午夜凶梦》、《鬼城凶梦》、《惊心动魄》等都是以梦境为主题。而《海洋天堂》、《救我》、《荒村公寓》、《异度空间》、《等着你回来》、《异空危情》等无一不是“精神病”在作怪,“恶梦”和“精神失常患者行为”的结局成了中国恐怖片的固有惯例。

据报道,目前我国电影审查制度对恐怖片有着严格规定,不能宣扬鬼神存在,而且严格限制血腥刺激。这个硬性规定让国产恐怖片丧失了很多原始的恐怖元素,这是国产恐怖电影制作团队扎堆向精神病患者群体靠拢的主要原因。

在精神病患者发病时的“恐怖”表现中,制作团队往往把重点放在了气氛的宣染上,音响大作、尖叫连连、窗帘飘动、门窗自开等成了恐怖片制作团队间扎堆的效仿模式,而故事情节却简单粗糙,难经推敲。最终的结局都是“国产恐怖片不恐怖,基本都是主人公做梦、得精神病、幻觉,人吓人”。

现在的恐怖片都是在用近80分钟的时间去营造阴森的环境、宣染恐怖的气氛,用10分钟告诉你真相是精神病患者所为。对于电影制作团队来说,不让说鬼、不让血腥的特殊“国情”的确让他们的素材变少,把他们捆在床上跳舞也的确限制了他们的创作激情和跳跃性思维。

所以,我很理解电影创作者把精神病患者这个群体做为电影的主角,但是过度的消费这些群体,没有新意没有限制的拿着这个群体来“恐吓”观众,只会让观众更加疏远、害怕、歧视这个群体。电影制作人一味的拿着这个群体及家属的痛苦来赢利谋财,从不在意这些群体的感受,只关心票房的做法也是很不妥当的。个人认为,如何用这种类型的电影抛砖引玉,引导这个群体早发现、早治疗、呼吁全社会关注、关心、关爱精神病患者这个群体才是文艺作品的终极目标!(文/常有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