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首批9家受理企业名单公布 公司相关影子股受关注

扫描或点击关注中金在线日下午,首批获得受理的科创板获得申报企业名单终于公布,让越来越多的投资者们感受到了科创板愈发临近的到来脚步。

自3月18日起,上交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系统(简称上交所审核系统)正式开始接收发行人的申请。截至3月22日17时,上交所审核系统共收到13家公司提交的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申请文件。

上交所科创板发行上市审核部门按照相关规则规定的程序和要求,完成了对其中9家企业申请文件的齐备性核对,提出了补正要求。

他们分别是:晶晨半导体、睿创微纳、天奈科技、江苏北人、利元亨、宁波容百、和舰芯片、安翰科技、武汉科前生物。

从所属产业、行业来看,9家企业中,新一代信息技术3家,高端装备和生物医药各2家,新材料、新能源各1家。

从保荐机构来看,中信、招商、民生各受理2家,东吴、长江和国泰君安各受理1家。

从选择的上市标准来看,6家选择“市值+净利润/收入”的第一套上市标准,3家选择“市值+收入”的第四套上市标准。

从区域分布来看,首批受理的9家科创板企业,有3家江苏企业,2家湖北企业,山东、上海、浙江、广东企业各占1席。

9家企业预计市值平均为72.76亿元,扣除预计市值最大的1家(180亿元)后预计市值平均为59.35亿元;从财务指标来看,剔除1家亏损企业,其他8家企业最近一年年末平均总资产为15.32亿元,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平均营业收入为10.34亿元,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平均扣非后净利润为1.64亿元,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各家企业平均营收增速为61.43%,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范围为5-20%。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且仅有和舰芯片1家为未盈利企业,其最近一年总资产为241.94亿元,营业收入为36.94亿元,净利润为-26.02亿元。

随着名单出炉,不少A股中已上市的相关影子股也备受关注。例如,在晶晨半导体的股东榜背后,A股华域汽车、创维数字、新湖中宝、泰达股份、华胜天成等多家公司都闪现其中;江苏北人的股东(或穿透)后有A股公司软控股份、联明股份等公司;上市公司新宙邦是天奈科技的第九大股东;睿创微纳目前的第四大股东是深创投,持有5.63%股权;在利元亨的股东中,晨道投资的投资方包括新疆TCL,后者为TCL集团全资子公司;安翰科技的股东穿透后有新希望集团和A股新华保险。

此外,王思聪全资持股的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以及张大中等也通过基金间接参股了安翰科技。然而需注意的是,企业申请被上交所受理只是迈出了发行上市的第一步。

根据相关制度规定,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流程包括:申请、受理、审核、上市委员会会议审议、报送证监会、证监会注册、发行上市。

因此,这些企业将进入后续的上交所审核和问询环节。自发行上市申请受理之日起20个工作日内,上交所审核机构通过系统向保荐人提出首轮审核问询。

从目前各方政策汇总的信息来看,上交所的审核时间预期明确,全程不超过9个月,即上交所审核不超过3个月、发行人和中介机构回复不超过3个月、中止审核期限不超过3个月,合计不超过9个月。

上交所审核通过的,向中国证监会报送同意发行上市的审核意见、相关审核资料和发行人的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中国证监会在20个工作日内对发行人的注册申请作出同意注册或者不予注册的决定。

尽管科创板基金在设立的时候无不打着“不满50万也能投科创板”的旗号,但是,作为散户投资者不能不看到,科创板既不是散户的聚宝盆,科创板基金更不是散户的保险箱。

如果缺乏这样的思想准备,无论你以什么样的方式去投资科创板,都不可能是没有风险的。

正如上交所相关负责人所指出,设置投资者适当性要求主要是基于“专业度”和“风险承受力”的考虑。科创企业商业模式较新、技术迭代较快、业绩波动可能较大、经营风险较高,且科创板允许尚未盈利和同股不同权的企业上市,上述因素都意味着科创企业投资不确定性较大。

适当的“专业度”和“风险承受力”,首先是应对不确定性的需要。其次,由于科创板实行注册制试点,对企业优劣的市场判断,更需要投资者具备相应的投资经验、资金实力、风险承受能力和价值判断能力。

与此同时,市场总体专业度和风险承受力提高,也有利于改革创新措施大胆试验,提高改革效率,为完善资本市场发行交易等基础性制度积累经验。

据悉,科创板平稳开板后,上交所会根据市场情况和需要,适时对投资者适当性要求进行优化完善。在这之前,未满足适当性要求的投资者也可以通过购买公募基金的方式间接参与科创板投资。

不过,一味地用分享科创板收益的口号去鼓励不满50万的散户去投资科创板基金,也未必是负责任的说法。科创板虽然因为高科技创新企业的群英毕至而具有很高的投资价值;但是,从其上市条件的设置也不难看出,在这些上市公司中,同样也将不乏正处在创业过程中的成长性企业,其中不仅会有一些尚未实现盈利的企业,也还会有在股权结构上并非同股同权的企业。

对于这样的一些有别于A股主板、中小板、创业板的上市公司,如果大家都沿用目前所司空见惯的炒新炒短炒预期的思路去进行投机性炒作,虽然短期内或不无可能获得某种超预期的赚钱效应,但总体而言毕竟是有风险的。

那么,未满足适当性要求的投资者是不是一介入创业板基金,就没有投资风险了呢?这显然也是不现实的。原因不在于别的,就在于这些具有明显赶潮流赶浪头趋向的科创板基金,至少在目前还不能证明它们是不是就不再有可能还会像此前的那些基金一样比散户还散户化。

公募基金比起私募基金来虽然信用度也许会稍好一点,但也好不了多少。从2018年的收益来看,除债券基金平均收益率为4.23%,货币基金年内平均收益率为3.50%,商品型基金年平均内收益率为2.66%之外,其他权益类基金几乎全军覆没。

从兼顾投资者风险承受能力和科创板市场流动性的需要出发,目前科创板更需要的与其说是去散户化,还不如说是去散户化的科创板基金。以集合产品的形式推出的科创板基金,应该以更为成熟的投资理念、更加深入地投资研究以及相对稳定的投资收益而不是忽悠来吸引投资者。

更好地把投资标准细分以起到风险分散作用,不断提升专家理财的水平和盈利能力,建立起与投资者的信任和委托相匹配的信托责任,从而使未来通过科创板基金间接参与科创板投资的散户在有可能得到较高的收益的同时,也可以使风险最小化,这才是比什么类似保险箱的忽悠都更实在,也更重要得多的事情。